→隨便給我一篇網誌←

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楽園に対する定義とその副作用について(オリジナル曲)/Vocaloid-MEIKO

楽園に対する定義とその副作用について(オリジナル曲)/Vocaloid-MEIKO



中文翻譯來源

作詞:Asaki No'9
作曲:OPA
編曲:OPA
歌:MEIKO

翻譯:yanao

關於對樂園的定義及其副作用

「想著不想要後悔的我還是個孩子啊」
留下了那種話我們的父親從這個世上離開了

要是到了來世你會怎麼想呢? 要尋找靈魂的棲所嗎?
當認為是時代的錯時「我很同情你 請注意一點」

好想到樂園啊 從那種妄想中逃脫後
只會令副作用浮現麻痺了感官罷了 不要哭 笑出來吧……

「就只是因為愛得過頭才變得討厭而已」 這麼說之後離開的
我母親教導我的僅此一件事情 好想遺忘 卻忘不掉啊

持續地煩惱就是保持自我的唯一方法喔
如果是你的母親是否同時也會告訴你真意的另一面呢?

好想在樂園裡沉睡 因為當沉溺在那種欲望中時
就會被副作用嘲笑連感情也麻痺
就算是現在也一直想著不想後悔 那就是
我能以我的身分繼續活下的方法 不要哭 笑出來吧……

說到樂園的定義 是因為脆弱而誕生的逃避之所?
說到後悔的定義 是我認同我自己的行為嗎? 我還是個孩子吧……


======================================
2011.04.03 短篇小說翻譯

「在你想著不想後悔的時候,你就還是個小孩啊」
現在想想,那就是父親說的最後一句話了。
也不知道那只是結果性的變成那樣呢、還是預先就決定那樣的,
那已經是一生都無法知道的事了。永遠的。

父親死後已經過了20年的歲月了。
「時間真是種殘酷的東西」,到了最近會想的事情也變多了。
死去的人當然地以死為分界點時間就此停止。
但是活著的人卻不可能那樣子。
時間毫無同情、也不體諒人地讓時間往前進。
而且是一定地、正確地。並且確實地前進。
那項事實可以以我今年已經迎接與父親相同歲數的這件事獲得證明。

已經不知幾年沒與母親見面了。
同時也好幾年沒見到異母的弟弟。
連是在哪裡做些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隨著年齡增長便似乎在體內這項存在中,強烈感覺到了特別的某種事物。

以前可說是完全沒做過夢。
雖然說不定是就算夢到了夢、但只要醒來時就瞬間忘了而已。
最近變得很常作夢,而且也會記得很清楚。

蓮花繽紛綻放的草原就是延伸於這世界盡頭的地方。
幼時的我在草原上來回走著的同時天真無邪的笑著。
而在我後面弟弟則拼命追趕著我。
父親和母親則相依坐在木製長椅上看著那樣的我們。
除此之外不存在任何事物。但是卻非常幸福。
讓我知道「理所當然」就是這世上最重要的事物的剎那。

當醒來時我流下眼淚。
現在,母親、和弟弟是在做些什麼呢?

但是並不知道該如何聯絡。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次見面。
當查覺到那事實時,眼淚便再度流下。

星期一早上。

「我很同情你 請多 注意」
「我很同情你 請多 注意」
「我很同情你 請多 注意」

人工式的女聲警報音響起。在我的心裡響起。
有誰能幫我按下停止警報的按鈕呢……

在想著那般無聊的事情同時
為了進行一如往常的溶解液工作
我今天也必須出門才行。

AM6:4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關於我們

我的相片
許多名字組合而成。